猫咪在线看免费观看视频

按照之前的约定,田伯光掉落物品的瓜分和夜未明基本没啥关系。

为什么要说基本呢?

因为他在闲着无聊的时候也会找一找存在感的。

比如,在非鱼拿到那本《万里独行》的秘籍并且将其技能在队伍频道里展示之后,他便在征得对方的同意之后,将截图用飞鸽传书的方式转发给了刀妹。

万里独行

田伯光的独门轻功,与刀法尤其契合。

等级:1

熟练度:0/3000

身法+50,出刀速度+2%

……

要不怎么说这门轻功与刀法高度契合呢?

根据非鱼的说法,修炼这门轻功,可以兼修道手臂的某条经脉,从而使修炼者在做出挥刀劈砍的动作时变得更加流畅。

英姿飒爽的剑道少女实力撩妹

过了足足一分钟之后,刀妹方才酸溜溜的恢复过来一条信息。

这门轻功落在你的手里,简直就是暴殄天物!——刀妹

脑海中浮现出刀妹羡慕嫉妒恨的模样,夜未明顿时感觉心情无比的舒畅。

……

在分赃完毕之后,夜未明两人告别了非鱼,一起朝着杀人医馆的方向走去。

一边走,夜未明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疑惑:“非鱼不要《狂风快刀》我可以理解,毕竟论刀法的精妙程度,《狂风快刀》未必就比得上他的《胡家刀法》,与其兼修那个浪费宝贵的修为点,倒不如拿来卖钱,补偿你的那部分损失。”

“我不能理解的是,你为什么会对那20颗大力丸摆出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。”

殷不亏闻言则是嘿然一笑,随口解释道:“按照剧情的发展,我师父结婚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中年人了。人到中年,你懂的……”

“我不懂。”

“早晚你会懂的。”

“不,我永远不懂!”

……

说话间,两人已经再次来到杀人医馆。

平一指那个大脑袋对他们态度依旧是不冷不热,对于两人的态度,丝毫没有因为他们斩杀田伯光的壮举而有所改变。

毕竟,在武侠世界里,神医的江湖地位本就要压过大多数的江湖中人一头。

平一指如此,胡青牛如此,薛慕华亦是如此。

毕竟在他们的世界观里,只要他们肯开口,自然有着大把的江湖中人巴不得帮他们办事。而事实也证明了,往往都是江湖中人求到他们头上的机会比较大,而不是他们求到江湖中人的头上。

如此一来二去,自然就养成了他们傲慢的性格。

而对于玩家来说,他们除了做任务,还真求不到这个平一指什么。所以平一指傲慢,夜未明也根本没有惯着他的觉悟,既然彼此看不顺眼,那就不看呗。

在拿出田伯光的尸体证明自己已经完成了任务之后,就这么仿佛公事公办一样,带着平一指上了武当山。

期间只是与殷不亏有说有笑,根本就没有与这个傲慢的家伙交流的欲望。

一路无话,在上得武当山之后,平一指便立刻如约开始为俞岱岩治疗伤势。

当然,他只负责出技术,药材和苦力神马的,还是需要病人自备的。

比如夜未明的黑玉断续膏,在治疗俞岱岩的时候,便被用去了4次的使用机会。而在武当方面还要排除专业的人手,将俞岱岩已经长歪的骨骼重新击碎、扶正,这个工作是由武当七侠之中,指功最好的俞莲舟亲自负责的。

在这个治疗期间,夜未明与殷不亏程旁观,倒也混到了一笔聊胜于无医术熟练度。

忽然想起什么,夜未明在队伍频道里对殷不亏问道:“不亏啊,独孤求败大概是一个什么级别的存在?”

殷不亏:“200级!”

夜未明闻言不由一愣:“这么肯定?”

“十分确定。”殷不亏回答得斩钉截铁,没有丝毫的犹豫:“在我已知的剧情中,200级的强者应该有那么几个,比如我太师父、隐藏在少林藏经阁中的一个无名老僧、九阴真经的撰写者黄裳,但这几人的履历中都有着明显的短板或是污点,比如黄裳缺乏有据可查的实际战例,无名老僧和我太师父都受过伤。”

“唯有独孤求败,一生无敌于天下,没有污点!”

“如果用中二一些的话来形容的话,独孤求败就是一个最接近神的剑客!”

夜未明闻言,默默的看了一眼自己账面上的金钱余额之后,无奈的改变了完成在完成这个任务之后,立刻动身前往独孤求败埋骨之地的想法。

看来,那个地方还是要等到建帮令拍卖之后再去会比较好一些。

这时,平一指的治疗已经接近了尾声。

而在这一次的治疗过

程中,也让夜未明见识到了在没有剧情限制的情况下,NPC的恢复速度可以做到何等的BT。

这边,平一指才刚刚将俞岱岩的伤口包扎好,那边的俞岱岩就已经可以告别轮椅,站起来尝试着小步走路了。

这样的恢复速度,简直就和玩家的回血速度有的一拼!

那边武当众人对平一指这个江湖神医自然表示万分的感谢,并出动武当七侠中的三个将其护送回汴京城不提。

另一边,张三丰却将这次救治俞岱岩的两位大功臣叫到了真武大殿之中。

“我之前说过,只要你们可以帮忙寻医问药,治好岱岩的伤势,武当的高级武学便任由你们选择其一。”微微一笑,张三丰继续说道:“现在你们已经无比漂亮的完成了任务,老道我也应该兑现之前的承诺了,说说看吧,你们看中了老道的哪门功夫?”

这一次,殷不亏似乎早拿定了主意,不等夜未明表态,便抢先开口说道:“我选《武当九阳功》。”

张三丰闻言眉毛一挑:“不亏,你应该知道我在整理出《武当九阳功》之后,又在其基础上将之去芜存菁,最后得到的《纯阳无极功》绝对要更胜前者,而且其等级却并没有超脱高级武学的限制,你确定要选择我改进之前的《武当九阳功》吗?”

殷不亏毫不犹豫的点头答道:“弟子确定。”

张三丰闻言微微点头,转又对夜未明问道:“夜少侠,你的选择呢?”

夜未明微微一笑,终于将自己眼馋已久的功夫说了出来:“我想学梯云纵!”

“如你所愿。”

张三丰说着将一本秘籍交给夜未明,正是武当派最著名的轻功《梯云纵》。

梯云纵:武当派轻功绝技,不以步法多变来迷惑对手,要旨是身形轻巧,高低进退自如。修炼需求:身法200,内力上限1000。

见到这《梯云纵》的简介,夜未明的嘴角终于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。终于可以告别“磕膝盖碰前胸,脚后跟打屁股蛋儿”的的日子了!

见到夜未明不胜欣喜的模样,张三丰的而脸上也不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,能够得到武林后起之秀的认可,这本身也是一件两人心情愉悦的事情。

“夜少侠的身法根基扎实,相信这《梯云纵》在你的手中肯定可以大放异彩。”说了一句门面话之后,张三丰却是猛地话锋一转:“老道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单独与不亏交代,就不送夜少侠了。”

这是下了逐客令啊。

也不知他究竟有什么要紧的事情,这么急着和殷不亏交代?

不过无论张三丰要交代给殷不亏的是什么事情,都和他夜未明无关,他现在只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把这《梯云纵》学了,在将从田伯光那里得到的《轻功心得》一用……

完美!

想及此处,夜未明顿时振作了一下精神,向张三丰告辞之后,转身离开了真武大殿。

目送夜未明走出真武大殿之后,张三丰的目光这才转回到殷不亏的身上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不亏啊。你想要学习《武当九阳功》没有问题,这本身就是你应得的任务奖励。不过以你的根基,现在就想要修炼这门内功的话,在道法方面还有一些欠缺。”

张三丰的话听得殷不亏一脸的懵逼。

别人不知道《武当九阳功》是怎么回事,他殷不亏堂堂原著党会不知道吗?

说白了这就是三分之一的《九阳真经》的精华,而《九阳真经》可是出自少林的一门佛门武功,需要个毛线的道法?

犹豫了一下,殷不亏嘿然说道:“太师父,我感觉我的道法已经有一定的水准了,难道还不够修炼《武当九阳功》的基础条件?”

张三丰闻言则是微微一笑:“既然如此的话,那我考你一点道法方面的基础知识,如果你能答得上来,我便直接将功法传你亦无不可。”

殷不亏精神一震:“太师父请出题!”

张三丰:“‘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舔狗’,何意?”

殷不亏闻言一愣。

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……舔狗?

神特么舔狗!

不过当他看到张三丰的笑容已经不怀好意之后,除了在心里暗骂夜未明坑队友之外,还能说什么呢?

他只能乖乖的举手投降:“弟子认罚。”

“很好。”张三丰点头笑道:“你去藏经阁抄录十本道经,应该就可以满足修炼《武当九阳功》最基本的要求了。”

殷不亏笑着答道:“写太师父指点!”

只是他此刻的笑容,似乎比哭还要更加的难看。

()